Home » 文化新聞

20121223 2012打狗鳳邑文學獎頒發37獎項137萬獎金 李永得副市長勉勵得獎者持續以筆墨深耕高雄

Submitted by 神行 on 2012/12/23 – 18:37:42No Comment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12/23)於大東文化藝術中心舉行2012打狗鳯邑文學獎頒獎典禮,來自全國各地的得獎者與文學作家齊聚一堂,在悠揚的音樂聲中,交流彼此的創作經驗,度過一個充滿文學氣息的午後。

 高雄市副市長李永得親自頒發每一個獎項,他首先表示,陳菊市長相當重視高雄市的文學發展,歷屆文學獎頒獎典禮她一定都會親自前來頒獎,不過因為昨天市長的母親過世,所以今天無法出席頒獎典禮,為創作者加油打氣。李副市長接著表示,城市的生命與夢想需要靠文學來書寫和描述,這樣的城市才能呈現精緻的質感,市政府一定會持續協助大家來完成創作的夢想,期許得獎者與文學家們持續以筆墨深耕高雄,寫出更多由高雄出發的文學作品。

 打狗鳳邑文學獎由原高市打狗文學獎與原高縣鳳邑文學獎結合而成,今年為第2屆,徵選文類包括小說、散文、新詩、臺語新詩、青衿組散文、青衿組極短篇、青衿組新詩等7項文類,從徵文、評審到頒獎,歷經近5個月的時間,吸引近5百件作品投稿,選出37個獎項,總獎金達137萬元。評審對於今年作品的多元性,以及作者對社會議題的深入觀察與省思均表示肯定。

 文化局表示,今年散文、新詩、小說、臺語新詩的首獎都與大高雄有著密切關連,比如,散文首獎《鳳邑夢華錄》以高超靈動的文字技巧,細數大高雄地區的繁華囂鬧;新詩首獎《魚說》以一張老照片敘述港都的滄桑過往;短篇小說首獎《炮仔聲》講述南台灣女兒看著母親再嫁的心路歷程,炮仔聲代表最真摰的祝福;臺語新詩首獎《柴山的思念筆記》則在大高雄最具代表性的柴山上,透過歷史的流動,表達對這塊土地的無限思念;這些作品呈現出創作者在地深耕的豐碩成果,展現了南方文學的新氣象。

 整個頒獎典禮在輕鬆溫馨的氛圍下進行,臺語新詩首獎得主林姿伶和青衿組新詩首獎得主郭珩分別朗誦他們的得獎作品;短篇小說、也是歷屆最年輕的首獎得主陳沛宜代表得獎者致詞,暢談她創作小說時的甘苦。最後文化局邀請在地樂團──高雄市國樂團、柯達依大提琴室內樂團、陳零九& Nine Team現場演奏,在悠揚的音樂聲中,文友們齊聚一堂,包括李魁賢、吳晟、鄭烱明、陳列、彭瑞金、廖瑞銘、蔡文章、陳坤崙等文壇重量級人士及青年作家劉芷妤、凌性傑、郭漢辰,與新起之秀分享創作經驗。

 文化局表示,本屆所有得獎作品將集結為《寫我南方盛世─2012打狗鳯邑文學獎得獎作品集》一書,未來可至高雄市立圖書館借閱或至書局購買閱讀。

【小說類總評】

《令人肯定的熱忱》 彭瑞金
  本年度的打狗鳳邑文學獎一般組小說類,是由李喬、楊翠、蔡素芬、鍾文音和我五位評審委員共同評選出來的。本屆小說獎一共有九十一篇作品通過主辦單位的資格審核,進入複審和決審。複審時,按照主辦單位所訂的「遊戲規則」,每位評審挑出二十篇進入決審,結果有五十五篇、過半數的作品獲得一票以上的肯定,獲二票以上的也多達二十六篇,獲三票及四票者共十一篇,最後得獎的都在這十一篇之內。雖然複審時也有兩篇二票的作品,因委員們的討論、再議進入決審名單,可惜最後還是未能得獎。

  所以交代這樣的評選過程,主要是強調今年度參選的小說,整體程度相當整齊,但同時也顯示並沒有出現耀眼奪目之作,委員們的討論發言、對個別作品的看法,評價並不一致就是證明。第一輪投票,獲得四票的兩篇作品都沒有成為最後的最大贏家,也是一項證明。有些作品也僅以些微之差不幸落選,並不完全是文不如人,只是獎額實在有限,落選者大可不必因落選而灰心喪志。

  徵文獎通常都不能免俗的有徵文「宗旨」,也常常成為應徵者的想像空間,參加打狗鳳邑文學獎的作品是否一定發生在高雄,其實並非評審考量作品好壞的絕對因素。本次得獎作品中,也有在他處文學獎的漏網之魚,不是評審眼拙,不知作者只是換了小說中的場景地名,以符合徵文宗旨,純粹是不同的評審組合,形成不同的評選「機制」。平心而論,經歷過不可數計的評審經驗,我也無法提供參賽者「機關」何在,身為評審之一,但願這樣的評審結果能給得獎的人帶來激勵,落選者不致因此損及對小說創作的熱忱。

【散文類總評】

《從南方出發》吳晟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主辦的「二○一二打狗鳳邑文學獎」散文類徵選,由散文名家陳列、詩散文報導集一身的名家劉克襄,臺灣文學獎散文金曲獎第一屆得主周芬伶、第二屆得主林文義和我五位擔任決審委員。

  身為高雄女婿,青壯年時期,我經常偕妻子和兒女回娘家,每年至少一、兩趟。每次回高雄,當然會四處走走,逛逛,自然而然特別熟悉,更有一份特殊情感。有機會擔任這項評審工作,深感榮幸。評審結束,義不容辭負責撰寫總評報告。

  本屆參賽作品,正巧百件。一個多月前,每位評審委員收到一大包稿件,詳細閱讀、比較,各自圈選二十篇心目中較理想的作品。主辦單位很貼心,決審會議前數日,先將統計結果寄給評審委員參考,有更多時間斟酌。

  統計結果:獲四票三件,獲三票六件,獲兩票十七件,獲一票二十五件,合計五十一件;又很恰巧,占一半。這樣的結果顯示了兩個現象:其一是參賽作品中一半受到肯定,各具特色,普遍有一定的水準;其二是九篇作品受到三位以上的委員青睞,交集比例還算高。

  我認為正符合文學獎的精神,兼顧多重意義。

  地方政府設置文學獎,既有發掘、培育寫作人才的目的,也有鼓勵全民寫作的用意。每個人內心都有很多情感要抒發,有很多生活經驗、生命故事要記述,文字是最基本、最普及的表達方式。即使不得獎,完成作品並保留下來,已獲得心靈上的獎賞。

  五位評審委員都是老朋友,但文學觀點不見得一致;決審過程中,各抒己見,相互說服,甚至有不少爭論,為自己中意的作品激烈辯護。這是負責任的態度。

  最後一輪投票打分數、定名次,原先獲得四票和三票入圍的作品未必得獎,反而有兩篇原先只有兩票,因分數較高而得獎。大概每位委員都有遺珠之憾的「失落感」吧!

  臺灣位處亞熱帶,不只特有種生物多樣,生態豐富,也是多種族文化交會的地方;無論地理環境、政經發展、生活經驗、語言腔調等背景,每個地方都有很大差別。直接說,南方高雄和北方台北,必然有很多殊異性。深切期待高雄子弟要有自信,善加掌握南方的特色和情感,創造南方、高雄特有風格的文學作品。

【新詩類總評】

《大高雄的地誌精神與詩意》陳義芝
  二○一二年打狗鳳邑文學獎邀請五位詩人擔任新詩評審委員,分別為:發表過後殖民詩學論述的曾貴海、一九七○年代即以政治題材樹立詩風的鄭烱明、同時致力於翻譯世界詩的李敏勇、筆下最具女性詩聲籟表現的陳育虹,及倡言承續抒情傳統的陳義芝。

  本屆評審分三階段進行,第一階段從將近兩百首詩中各自挑選題材或表現技法可取者四十六首;十月三十日五位評審會商於高雄文化局會議室,進行第二階段討論,目標縮小成十五首。第三階段,仔細斟酌入圍的這十五首,五位評委充分表達正反意見,敲定最後得獎的八首詩;最後一輪投票以計分方式產生獎次。

  首獎一名:〈魚說〉,以百餘年前英國攝影師約翰.湯姆生(John Thompson)的照片起興,聚焦臺灣原住民、移民、殖民等國族課題,具有歷史與環境意識,敘事者化身為魚,上下求索,頗為動人。

  評審獎兩名:〈我從山中來〉簡淨而細膩地描繪原住民青年投身大都會討生活的情景,他們是都會的新住民,相互取暖,遙念家鄉與家鄉中的親長。作者觀察角度深刻,城鄉對照給予讀者思索的空間極大。另一篇〈茄萣,魚塭裡的身世〉,以魚洄游為喻,抒寫離家的高雄子弟,心心念念在家鄉,由於生命座標的關係,他甚至覺得故鄉的魚塭比海洋還迷人。

  優選三名:〈艱難的海洋〉詩分四章,其中第一章格局最大、語法表現最凝練,暗含島嶼族群的探查,以「艱難」說出人間關係的本質。〈阡陌邊緣〉描寫鄉景優美、親情溫暖,人文與自然交融,夏、秋、冬、春的構思,更顯示生生不息的希望。〈兒童病房〉觀照人生最令人無言的挫傷,題材本身就容易打動人,具普遍性,特別獲得醫生詩人青睞。

  遺珠者如〈人魚國境〉、〈非常的日常〉、〈在文明造次以前〉、〈走過永安溼地〉、〈雙溪渡船頭〉,都曾有兩位以上的評審支持,限於獎額,以些微之差落選,附記於此。

  期盼上述有才情功力的創作者持續寫作,為臺灣現代詩開出更燦爛的前景。

【臺語新詩類總評】

《語言該先活起來,文學創作會較順範》李魁賢
  二○一二打狗鳳邑文學獎臺語新詩組參選作品總共四十八件,由方耀乾、林央敏、陳昌明、廖瑞銘、李魁賢五位擔任評審委員,初步各選十五件,統計結果,得五票者三件、四票者四件、三票者九件、兩票者四件、一票者八件、○票者二十一件。得過半數三票以上十六件總共得五十八票,占總票數百分之七十八,表示評審委員對本屆參選作品的認定,相當有共識。

  評審會議分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由各位評審委員表達評審觀點佮選擇標準後,全體同意,得兩票以下的作品無列入考慮,四票以上入選,三票件數逐篇經過討論,只要有得到原來無投票的兩位評審委員任何一位支持,就晉升入選作品,結果有兩件得到晉升機會。
  
第二階段注九件入選作品全部討論了,按照各位評審委員認定名次「序位」一至九的方式投票,順利選出各項得獎作品如下:
  
首獎一名:〈柴山的思念筆記〉

評審獎兩名:〈高山組曲──第三章 濛霧.大霸尖〉
      〈坂井德章ê觀點〉

優選三名:〈我佇神話中清醒〉
     〈永遠唱袂煞的歌聲〉
     〈各種的批信〉

  臺語詩發展到現階段,已經晉到提升詩質的努力,文字符號的書寫方式雖然猶有一寡出入,尊重作者的選擇佮應用,評審委員統無棄嫌,一律公平看待。不過有評審委員感覺到,有部分作品顯然用華語思考,才轉譯作臺語書寫的款勢,讀起來真礙逆未順,應該是語言該先活起來,文學創作會較順範。

  大部分參選作品有注重在地性,雖然徵文簡章無規定,不過這是各地文學獎應該有的特色,地誌詩比較會打動在地人的感情,是自然的事誌。當然在地性不是唯一的標準,普遍性的優秀作品本來也會包含在地人民的感情在內,敢不是?

【青衿組散文類總評】

《看到更深一點的東西》法爾索
  今年青衿組散文類的來件數相對比較少,共計十一件,即使如此,我們仍看到十分多樣的切入點與表現手法,並不因為數量的寡少而顯得過於單調,這是相當令人寬慰的。

  打狗鳳邑文學獎因為明列了「呈現具有大高雄特色的文學精神」的徵選宗旨,一直以來都有著相當濃厚的在地精神與鄉土情懷,是為一大特色。這點在散文類的參賽作品中尤其明顯,記遊式的、風土選介式的題材占有一定(有時甚至是多數)的比例,其實這樣的選題並不容易寫好。

  無論抒情或論理,我們都希望能在文章裡看到更深一點的東西,可能是反省批判──不管對象為何——也可能是情感背後的激揚、積澱與澄清,而不單單是景物的描寫和名特產的介紹。那些令我們印象深刻的故鄉美景或美食,往往也讓書寫變得很難,我們忙著在字裡行間把它們一一羅列齊整,唯恐稍有不慎遺下明珠,卻忘了給「更深的東西」預留篇幅,難免流於走馬看花。

  今年我們非常幸運,選到幾篇對土地、對城市充滿感情,卻不拘泥於選介形式的作品,也有在如此傳統的記遊題材當中,試圖寫出不同風貌的用心之作,兩者同樣令人歡喜不置。

  然而,即使是出線的作品,普遍也都有錯字、贅(詞)句過多,未能妥善校稿等問題。競賽有其嚴酷的一面,題材的選擇、書寫的方式可以自由揮灑,不拘一格,愈有野心企圖,愈容易攫取評審的注目;但落實到技術層面的部分,如標點符號的使用、錯別字或闕漏字的勘校等,都應該以更審慎的態度來處理,才不致平白喪失分數,甚至與獎項失之交臂。

【青衿組極短篇類總評】

《這裡沒有失敗,請繼續向前》法爾索
  首先,我想恭喜每位參賽的同學。即使文學徵獎本身就是競賽,然而這次,在這個競賽場上並沒有失敗者;這場仗徵集的是膽大包天、充滿野心的士兵,就某種意義而言,你們的表現證明自己值得更多的期許。
  這也是這一次,我們決定首獎從缺的原因。

  「極短篇」是很難寫的,除了在有限的篇幅內把故事說完,還得要有個「轉」的動作——無論是「強調意外性」這種形式上的表現,還是利用反差把意念凸顯出來,像這樣表、裡的轉折,是極短篇的重要特徵之一,也是我們非常期待能在參賽作品中讀到、卻未能俱都如願的地方。

  因此,「必須具有撰寫小說的自覺」以及「在形式或意念上有所轉折」兩點,成為兩階段篩選的標準:前者幫助我們排除部分在「『小說』或『散文』」的判定上存有疑義的作品,再就轉折的表現、作品的完成度,及蘊含的主題意念等,選出我們心目中的佳作。

  在本次參賽的十七篇作品中,仍有若干在第一階段就被篩了下來,其中不乏文筆出色的作品,這是比較可惜的。我們必須提醒現在,乃至將來的參賽者:極短篇是小說的形式,沒人規範該怎麼寫,但你必須充滿創作小說的自覺。在緊迫的篇幅裡嘗試用散文筆法說故事,可能是種富含野心的表現,然而真把它寫成散文就不可以了。

  本屆得獎的作者都非常年輕,文筆未必是最好的,但在取材或表現手法上相當攫人目光,似也呼應了這個組別渴求勇敢大膽、野心昭昭的特質。而諸位投身戰場的勇氣已被嘉許銘記;下一次,你們要用磨礪得更加鋒利的刀槍征服戰場,奪取勝利。

【青衿組新詩類總評】

《南方情感圖像》凌性傑
  二○一二打狗鳳邑文學獎青衿組新詩評審工作,由詩人陳雋弘、夏夏與我共同擔任。我們在閱讀詩稿的過程中,非常喜悅地看見了至為精采的南方情感圖像。每一件作品都彷彿是思想與情感的地圖,為我們勾勒出南方生活的美好,具體而微地展現書寫者的關懷。我們在評審過程中極有共識地選出年度得獎作品,被這些作品說服,並且深深地感動著。

  就詩歌語言來看,年輕得獎者作品的共同特質是:風格清新、語法活潑、富有韻律感。〈上學,城市印象〉取材於生活片段,寫求學與城市面貌的關聯,頗有新意。〈南方之戀〉以戀歌形式傾訴愛意,整體而言非常成熟,餘韻十足。〈在你的名字足夠高大之前〉則較為含蓄吞吐,形成歧義與曖昧。〈甕〉的形式簡單,語言明朗,深得託物抒情之情味。〈航行〉一詩以溯流為喻,企圖回顧本城歷史淵源,手法中規中矩。〈鑽石悲歌〉反思意味濃厚,帶有強烈的批判控訴,卻能不落俗套。青春書寫者透過這些作品,分享了對世界的看法,也讓我們看見美好的情感圖像。

Popularity: 1% [?]

Share This Post